悦竹

前排惶恐圈太太x @懒懒壳懒懒

抽到的卡片和吧唧到了来反个图w手机渣像素致歉呜

快递小哥可能有点残暴,东西到的时候飞机盒已经快崩了所以没有拍不过好在里面的东西完全没问题!!!

拿到手的时候——请人我吹爆这个太太啊啊啊啊啊这个翔翔真的究极可爱了是梦中情翔没错了您是神吧神仙下凡真是辛苦了呜呜呜呜呜

您和翔翔都是能让金合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人呐[自动上天.jpg]

可能是用尽毕生欧气才抽到的吧,总之感谢真的无限大——

实物是比较偏向于P2点颜色,私心给加了高光(?)感觉我翔就应该是亮闪闪的最引人注目的大男孩呀x

最后表白太太我永远爱您❤!

【喻文州】文起四海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

——“比赛还没有结束。”

你很温柔,但温柔绝不是你的全部。
你也曾少年意气,也曾梦过金戈铁马。

接过队长职位的你,也许会跌跌撞撞,但是不用急,你是喻文州啊。

你的名字,就是我们的信仰。

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靖苏】预测 (上海高考考题)

上海高考考题:“预测”相关: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
警告:私设如山,文不对题,视角乱的不行,没好好看小说,电视剧忘的七七八八,可能情节有误。
————
01

在林殊的满月酒上,赤焰帅府请了算命先生预测命格。结果是此子命格不凡,必成大器。

依照大梁传统,出生测命本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但流传过几代,也就成了一种类似百日抓周一般的仪式,以及送彩礼摆酒宴的由头。至于测命的先生的话,也是一代比一代凑合了事了。毕竟谁都知道,这小娃娃可是赤焰帅林夑的嫡长子,哪怕日后长成个草包都是世袭的军爷,更何况以治军严谨闻名的林帅不可能教育不好这个孩子。于是在众人的贺喜中,这个预测也渐渐被当做闲谈,未尝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02

时间总是如流水般悠长却又迅速流逝,一晃眼,十多年就过去了。那个前不久似乎还在襁褓哭闹的婴儿渐渐长成了鲜衣怒马的少年,白袍少帅的名号也逐步响彻金陵,而此次剿匪的胜利班师更是让本就粉墨重彩的少年英雄再添一笔谈资。不过他本人么…此时倒是没空去炫耀这些了。

“景琰——我知道错啦。”林殊拖拽着红衣少年的手,有些讨好的拉长语气,一双水灵又精气十足的眼睛直盯着那个少年的眼睛,然后不时的瞟上两眼那人手里的食盒。红衣少年见他不专注倒也不恼,只是坏心眼的将食盒往背后藏了藏。

“这回走之前,小殊你可是说好回来后要先到我府上来的。”鹿眼圆瞪,难得换了暗红正服的萧景琰带上几分讨罪的语气:“结果你又先跑去了穆王府,把我们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我在宫门外边等了你近半个时辰,还是蒙大哥告诉的我你和霓凰一起跑去金殿呈报了。母亲连点心都准备好了,还是没见着你一面。”

“我,我上完金殿不就跑你这儿来了嘛。先去金殿那是父帅逼我的,那群言官管着的地方哪有你这靖王府舒服。至于霓凰,那是正好在路上碰见的,她不也刚从南境回来嘛。”林殊见状,立马换上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编起瞎话来真是好不利索。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一向精明聪慧的林殊几乎可以粗略的预测出萧景琰这样直来直去的思想里下一步该有些什么,连忙继续先发制人的补充着:“再说了,你走的时候只说回来就去靖王府找你,也没说要一起去看静姨啊。我这不会错意了嘛。”说着,林殊勾上萧景琰的肩膀往书房走。

“好像是这样。”皱起好看的眉眼,萧景琰开始认真的回想走时的对话,竟毫无自知的被拉进了书房,又习惯性放下食盒正襟危坐。待到他反应过来,只见食盒早已大开,最上层的太师饼也被小馋猫叼走啃了来。萧景琰欲伸手去夺回,林殊却是快他一步将食盒搬到膝盖上揽在怀中,活脱脱一只护食的仓鼠让人忍俊不禁。

“没了静姨的点心,我看你还怎么威胁我。”林少帅那双眼睛满是得意,嘴角更是笑得狡黠。

“你啊——真是说不过。”萧景琰无奈,伸手也取过一块点心嚼了起来。

“嘿水牛谁准你抢我点心的,给本少帅吐出来!”

03

“小殊,这次我去南海换防,回来的时候你就该及冠了吧?”

萧景琰和林殊勾肩搭背的走出靖王府,随口闲聊道。

“是啊,不过在我成年礼之前我还得去一趟北境。”林殊正经的悲伤了两秒,然后又兴致勃勃的说道:“我听说,南海的珍珠都很大。这次你就给我挑几个鸡蛋大小的带回来,给我当弹珠玩儿吧。”

“鸡蛋?哪有那么大的,鸽子蛋还差不多。”萧景琰调笑着纠正他。

“随便啦,反正你记得给我带礼物。”林殊拍拍萧景琰的肩,一脸得意,“就北境那点儿蛮人,根本不是我七万赤焰军的对手。以我的少帅经验预测在我及冠之前就能解决。”

“你就等着喝我的及冠酒吧。”

林殊在阳光下笑的肆意。

04

然而,待到秋风渭水,落叶满城,萧景琰也没有等来林殊回京的消息。代替他回来的,是一纸谋反判书和血葬梅岭的消息。

官家之怒,满朝皆惊。祁王锒铛入狱,晋阳公主血溅长阶,七万忠魂孤流失所。直臣言官以头抢地,太皇太后披发亲上武英殿也阻止不了梁帝积怨多年的猜忌疑心。

赤焰谋反,祁王作乱,莫说萧景琰不信,帝师黎崇不信,就是天下人都没几个信的。

可唯独那个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是信的。

于是萧景琰从此听诏不听宣,于是帝师黎崇辞京归隐,于是朝堂上忠臣无言,小人得势,大梁气度由胜及衰。

谁也没有预测到帝王的猜忌,竟可以使得一个人如此无情无义。

04

同时谁也没有预测到,林殊的幸存和梅长苏的诞生。

没有人猜得到林殊在锉皮拔骨时,在榻上无法动弹或言语时想了些什么。

整整一年后,梅长苏这个人出现了。

在琅琊阁,清瘦的少年把自己骨子里的顽劣拧碎,把自己活进一个皓如明月,皎如清风的江湖人里。平江左,定北燕,结实各路豪侠,梅长苏做的得心应手。他本就是个聪明绝顶的人,而复仇的这把火让他的才思转的更快。

他要还旧都,他要平赤焰案。

不惜一切代价。

05

遇见萧景睿是梅长苏计划好的,替北燕的六皇子夺嫡再留一个麒麟才子的虚头也是梅长苏让蔺晨去办的。

庆国公案只是个引子,十二年了,梅长苏策划的,预谋的,太多了。

根据他的安排,入住谢侯府这个两方割据的是非之地,如愿以偿的假将自己已达金陵的消息不经意的散出去,然后如愿以偿的……再次见到萧景琰。

“你是谁?”

萧景琰问道。

简单,直接,但他无法回答。

他曾料想过无数种他们再次碰面的情景,萧景琰会这么问,他该怎么回答,却独独没推到这点,失策。不过这头水牛单刀直入的性子,果然还是没变啊。

没变好啊。没变真好。

“苏某一介布衣,殿下不认识,也是自然的。”将轻笑抿起,梅长苏垂目回答道。

06

霓凰会那么早认出他,是梅长苏没有预测到的。

“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厉害啊,黎刚。”梅长苏微微嘟嘴,流露出一丝林殊的可爱。

算了,霓凰的事情下次再说。这头笨水牛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变得那么聪明。心里诽排着萧景琰,梅长苏将一盒竹排搁在了面前。

接下来,该帮景琰扫掉哪一块呢?

07

“蔺晨,你告诉我,我的身体还能再撑多久?”梅长苏搁下药碗,语气带上些惆怅。

“那就要看你需要你的身体撑多久了。”无奈的撇了梅长苏一眼,诊脉的蔺晨收回了他的手。梅长苏心下了然,暂时请他出了厢房。

琅琊榜首的江左梅郎花了十二年预谋准备的夺嫡之路自然是妥帖至极的。先借威斗太子,再摆平誉王。酝酿十二年的案子一个接一个的抛给京兆府尹和御史台:庆国公,宁国侯,兰园的楼之敬,梅长苏一步一步的给萧景琰铺石搭路,退出政治重心太久的靖郡王被他一步一步抬到皇帝和群臣面前。

可笑的是他算尽机关解术,却预测不出自己的命数。医术的事情他不懂,但凭着逐步怪异的药味和晏大夫的脸色,他也知道自己时间紧迫。

“景琰的赤子之心虽好,可麻烦始终是麻烦啊。”捻了捻衣角,梅长苏闭眼盘算起剩下的棋子来。

08

梁帝大寿,举国欢庆。
莅阳长公主金殿呈冤首告,举国震惊。

谁曾料想一向柔弱忍让的莅阳公主可以抵挡梁帝杀气腾腾的目光?但当萧景琰,当今执政太子一句句责问掷地有声,当一声声臣附议叠加在一起,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开始惊慌了。

萧选止不住的将怒火转到独自坐着的梅长苏身上,而早已预测到的梅长苏潇洒自若的起身,行礼,然后侃侃而谈。梅长苏的声音不响,但殿上的每个人却都能听到。

“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

“若无百姓,何来天子?若无社稷,何来主君?战士在前方浴血沙场,你远在京城,只为一己猜忌就挥下屠刀。”

“在陛下心里,恐怕只有巍巍皇权,又何曾有过天下?”

有些话,他已忍在喉边十三年。

09

“朕,朕在你小时候,还抱你骑过马,陪你放过风筝,小殊……”

梅长苏停了半步,侧过半张脸,阴影罩在他的脸上,萧选看不清他的神情。

微叹一声,梅长苏默默的迈出步子,然后跨出门槛。

殿门一丝一丝的合上了。

萧选无助的,一寸一寸的,跪在了金殿上。

奈何生在帝王家。

10

赤焰案平,七万忠魂得以魂归故里,林府一门重新修了祠堂,祁王墓迁回皇陵。

“呃…小殊,你说你的灵位怎么办?”萧景琰看着林氏一族的牌位中一个刻着“故骁骑将军林讳殊之灵位”的,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拿块红布遮一遮吧……”

祭祀完祖先站在祠堂门口的梅长苏,或者说林殊如是说道。

“哦好,然后关于那个兵马制改革……”

————
END
撰者记:开始考题出来时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因为这个题目太好太适合苏哥哥了。但是真的下笔时,感觉写不出苏哥哥万分之一的帅气,而且非常文不对题【烟】果然还是笔力不够orz。所以如果各位感觉哪里不对…劳烦略过_(:зゝ∠)_/最后还是没敢动手写苏哥哥去北境qvq做回林殊,为国捐躯确实是苏哥哥最好的结局…但我舍不得啊QoQ